文化产物的建筑时空  /  张继元 SPACE AND TIME IN CULTURAL ARTIFACT 2014.04 - IDOL 锋范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39号               FULL SITE©ATELIER ALTER
文化产物的建筑时空 张继元 时间 对柏格森(Henri Bergson)而言,生命是意识流的整 体。时间是一个延续的概念。每一个现在,有着它的 过去和未来;现在存在于过去与未来的切变当中。“ 时刻”,是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三位一体。“时间”, 流淌着,由无数“时刻”的点和点集组成。这是时间概 念的拓扑学。 直线次序不再是时间唯一的表达,时间可以是点状 的,自由的,无序的,如空间一般相互渗透的。时间 之流中突现的点, 被铭记时成了历史。历史不再以 先后为序,而是围绕着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构筑着。 历史可以是多维而抽象的。 时间可以被切分成无限小或无限大的时段 (duration)。无限小的是瞬间;无限大的是时代。时 代是较长的历史瞬间。“现在”所描述的时段的长短, 是由上下文的语境而定义的。有意无意间,人的意识 支配着“现在”这一时段的行动;行动被传递出来时, 已成为“过去”,下一时段的意识又被这一时段的行动 所牵引,从而引发新的行动和新的意识,周而复始, 意识推动着时间。 然而,意识并非独立的,意识只是对物质空间的直觉 反应。而这一直觉反应又带来了新的物质空间。存在 的空间—主观的意识—意识引发的空间,三者之间的 互换关系,架构了时间与空间。这是柏格森(Henri Bergson)另一个哲学观点。 对时间的认识颠覆了我们对建筑的理解。在华沙历史 博物馆的竞赛中,我们尝试着从时间的角度,赋予建 筑空间、流线及功能更精确的定义。 我们把波兰历 史的五个阶段转译为五条时间轴; 时间轴的交叠构成 了时间矩阵(matrix)。矩阵定位了历史事件在空间中 的抽象关系。观展空间由线性的、自上而下的变为点 阵的、开放的。观者自由地穿梭于历史点阵之间,观 者的流线勾勒出了个体对集体记忆思考的轨迹—个人 的历史观就此成型。在不经意地漫游中,前所未有的 历史碰撞产生了。 而这些历史的关联,能让人从新 的角度审视历史。历史博物馆,不再是膜拜“写就历 史”的地方,而是创造批判性历史解读的地方。 时空 时空,就如硬币的两面,是同一事物的两种状态,对 立而平行。时空一体,时间的迁移带来空间的变换。 时间无形,空间是时间的一种表达和诠释。相对于时 间而言,空间是物质的,具象的。空间,以互位、交 替及通变的方式,对时间进行着再创作。 空间是一种语言,而语言离不开语境。语境 (context)词源的解释是:“共同存在的其他的语言
”。空间语境,即文脉,包括了同时代的艺术、史 哲、科学、政治……既抽象而又具象。空间与这些文 化形式是共通的:各自从不同侧面表达了同一个时 代。然而因为地域的不同,同一时代又有不同的时 空。希腊文明,中国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共存呈现 了时间解读的多样性。文艺复兴(Renaissance), 探讨的是时间的再解读。其拉丁词根的原意是:“先 辈次序的重生”— 让古典时代成为我们的时代。 在敦煌博物馆的研究中,我们用建筑尝试着文化时 空之间的转译。不同时代与信仰的石窟,组成了莫 高窟这个时空场域(field)。莫高窟呈现了新的文化论 点:文化并非单一的,而是以共生的方式存在的。 与罗列展品的博物馆不同,敦煌博物馆展示的是文 化的合体:同一历史事件的在不同时空下的表象。 当观者透过一种文明阅读另一种文明的时候,文化 间交融、过渡或衍生的脉络似乎更为清晰可见。 空间语境 地貌是最原始的空间语境。具象的山水,在人的意 识中潜伏着; 山水予以的启示,再现的时候,升华成 艺术、史、哲等抽象的语境。抽象与具象的语境继 而相互推动着,最终形成空间语境的整体;而这一 整体,不是静态的罗列,而是动态的平衡。空间语 境是文化衍生的矩阵(matrix)。文化的力量来源于赋 予她生命的土地。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阿尔 卑斯山脉总是以不同的方式成为欧洲设计师的参 照。 曲靖五馆项目的文脉分析,让我们深刻理解地理与 人文的一脉相承。云南浓烈而厚重的梯田地貌,全 然渗透到爨碑书法的笔风及云南版画的表现形式当 中。这里的建筑,必须要对这片土地强烈的存在感 做出回应。我们将五馆中历史博物馆的入口作为设 计的重点,把入口空间提升到建筑的中部,让参观 动线始于一个统摄性的空间节点,以此提升观者的 历史自豪感与使命感。通过退台与反退台镜像关系 的塑造,我们力求用混凝土诠释出云南的大地印象 —天空与梯田中宛如立体主义画作的天空。当人们 穿越这一纵向景观而到达展区的时刻,地理与人文 悄然融为一体。 文化产物 文化产物(culture artifact)来自于空间语境,而又是 空间语境的一个组成部分,就如建筑之于文脉,时 刻之于时间。文化产物中有时空。八大山人画作中 大气磅礴的非对称式布局反映了他的政治定位:作 为当政者却逃离政野。寥寥几笔,再现了明末清初 颠沛流离的政治时空及当时的人文。其画作中对节 律的把握,及蓄意拉长的某一瞬间,是对最根本的 哲学命题生与死的拷问。 文化产物,是自然经雕琢形成的非自然。天然的材
质,如何雕琢关乎科技;为何雕琢关乎哲学;雕 琢带来的附加值关乎艺术;雕琢的社会极限关乎 政治……文化产物是多学科的交集。作为一种物 质记忆,文化产物记载着相应时空的方方面面; 它所呈现的历史,比写就历史,更真实具体。一 件工艺,对应了一段时空;工艺的演变,呈现出 多段时空。多段时空的关联便是历史—文化产物 的历史。与写就历史不同,文化产物的历史,以 不同阶段的文化产物为中心,是非线性的,是一 个允许创造性解读的文化矩阵(matrix)。从石器 时代到青铜时代,除了能以社会的发展来看工具 的进化,还可以从力的传递方式在工具中的演 变,反观社会的变革。“艺术史即社会发展 史。”(Robert Sluzky) 在广西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中,通过对绣球的解 构,我们从壮族艺术连接社会生活个体与群体的 方式中,发展出一套属于八桂文明的城市空间序 列。绣球是一个由延续曲面环绕而成的复杂三维 几何体。结合基地特征,我们将绣球的几何模型 进行横向拉伸,作为建筑的空间构架。主体的动 线,在构架的基础上,随着曲面展开。时而开放 时而私密的空间序列,沿着景观轴线,定位排 布,在内外相继流动的空间中,完成城市生活与 艺术的过渡。 同一需求,因时空不同,理解不同,衍生出不同 的文化产物。由需求的重新定义所带来的变革是 跳跃式的,而非渐进的。结绳记事的时代,鸟飞 过的时候,想做些什么,但简朴的工具抑止了欲 望。人思索着:那一刻想要的是什么。也许想画 下鸟的样子,记下鸟的声音,或是留住鸟飞过的 瞬间,于是虚拟相机的电子时代诞生了。从绳结 到虚拟相机,欲望带来了文化产物的迭代,文化 产物又推动着欲望的表达。建筑功能(program) 面对的是人的欲望。新的建筑,不是新的表皮, 而是前所未有的功能模式所带来的,类型学上发 生根本性变化的建筑。
文化产物的建筑时空  /  张继元 SPACE AND TIME IN CULTURAL ARTIFACT 2014.04 - IDOL 锋范
文化产物的建筑时空 张继元 时间 对柏格森(Henri Bergson)而言,生命是意识流的整体。时间是一个延续 的概念。每一个现在,有着它的过去和未来;现在存在于过去与未来的切变当 中。“时刻”,是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三位一体。“时间”,流淌着,由无数“时刻 ”的点和点集组成。这是时间概念的拓扑学。 直线次序不再是时间唯一的表达,时间可以是点状的,自由的,无序 的,如空间一般相互渗透的。时间之流中突现的点, 被铭记时成了历史。历 史不再以先后为序,而是围绕着影响深远的历史事件构筑着。历史可以是多维 而抽象的。 时间可以被切分成无限小或无限大的时段(duration)。无限小的是瞬间;无限 大的是时代。时代是较长的历史瞬间。“现在”所描述的时段的长短,是由上下 文的语境而定义的。有意无意间,人的意识支配着“现在”这一时段的行动;行 动被传递出来时,已成为“过去”,下一时段的意识又被这一时段的行动所牵 引,从而引发新的行动和新的意识,周而复始,意识推动着时间。 然而,意识并非独立的,意识只是对物质空间的直觉反应。而这一直觉 反应又带来了新的物质空间。存在的空间—主观的意识—意识引发的空间,三 者之间的互换关系,架构了时间与空间。这是柏格森(Henri Bergson)另一个哲 学观点。 对时间的认识颠覆了我们对建筑的理解。在华沙历史博物馆的竞赛中, 我们尝试着从时间的角度,赋予建筑空间、流线及功能更精确的定义。 我们 把波兰历史的五个阶段转译为五条时间轴; 时间轴的交叠构成了时间矩阵 (matrix)。矩阵定位了历史事件在空间中的抽象关系。观展空间由线性的、自 上而下的变为点阵的、开放的。观者自由地穿梭于历史点阵之间,观者的流线 勾勒出了个体对集体记忆思考的轨迹—个人的历史观就此成型。在不经意地漫 游中,前所未有的历史碰撞产生了。 而这些历史的关联,能让人从新的角度 审视历史。历史博物馆,不再是膜拜“写就历史”的地方,而是创造批判性历史 解读的地方。 时空 时空,就如硬币的两面,是同一事物的两种状态,对立而平行。时空一 体,时间的迁移带来空间的变换。时间无形,空间是时间的一种表达和诠释。 相对于时间而言,空间是物质的,具象的。空间,以互位、交替及通变的方 式,对时间进行着再创作。 空间是一种语言,而语言离不开语境。语境(context)词源的解释是:“共同 存在的其他的语言”。空间语境,即文脉,包括了同时代的艺术、史哲、科 学、政治……既抽象而又具象。空间与这些文化形式是共通的:各自从不同侧 面表达了同一个时代。然而因为地域的不同,同一时代又有不同的时空。希腊 文明,中国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共存呈现了时间解读的多样性。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探讨的是时间的再解读。其拉丁词根的原意是:“先辈次序 的重生”— 让古典时代成为我们的时代。 在敦煌博物馆的研究中,我们用建筑尝试着文化时空之间的转译。不同 时代与信仰的石窟,组成了莫高窟这个时空场域(field)。莫高窟呈现了新的文 化论点:文化并非单一的,而是以共生的方式存在的。与罗列展品的博物馆不 同,敦煌博物馆展示的是文化的合体:同一历史事件的在不同时空下的表象。 当观者透过一种文明阅读另一种文明的时候,文化间交融、过渡或衍生的脉络 似乎更为清晰可见。 空间语境 地貌是最原始的空间语境。具象的山水,在人的意识中潜伏着; 山水予 以的启示,再现的时候,升华成艺术、史、哲等抽象的语境。抽象与具象的语 境继而相互推动着,最终形成空间语境的整体;而这一整体,不是静态的罗 列,而是动态的平衡。空间语境是文化衍生的矩阵(matrix)。文化的力量来源 于赋予她生命的土地。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阿尔卑斯山脉总是以不同 的方式成为欧洲设计师的参照。 曲靖五馆项目的文脉分析,让我们深刻理解地理与人文的一脉相承。云 南浓烈而厚重的梯田地貌,全然渗透到爨碑书法的笔风及云南版画的表现形式 当中。这里的建筑,必须要对这片土地强烈的存在感做出回应。我们将五馆中 历史博物馆的入口作为设计的重点,把入口空间提升到建筑的中部,让参观动 线始于一个统摄性的空间节点,以此提升观者的历史自豪感与使命感。通过退 台与反退台镜像关系的塑造,我们力求用混凝土诠释出云南的大地印象—天空 与梯田中宛如立体主义画作的天空。当人们穿越这一纵向景观而到达展区的时 刻,地理与人文悄然融为一体。 文化产物 文化产物(culture artifact)来自于空间语境,而又是空间语境的一个组成 部分,就如建筑之于文脉,时刻之于时间。文化产物中有时空。八大山人画作 中大气磅礴的非对称式布局反映了他的政治定位:作为当政者却逃离政野。寥 寥几笔,再现了明末清初颠沛流离的政治时空及当时的人文。其画作中对节律 的把握,及蓄意拉长的某一瞬间,是对最根本的哲学命题生与死的拷问。 文化产物,是自然经雕琢形成的非自然。天然的材质,如何雕琢关乎科 技;为何雕琢关乎哲学;雕琢带来的附加值关乎艺术;雕琢的社会极限关乎政 治……文化产物是多学科的交集。作为一种物质记忆,文化产物记载着相应时 空的方方面面;它所呈现的历史,比写就历史,更真实具体。一件工艺,对应 了一段时空;工艺的演变,呈现出多段时空。多段时空的关联便是历史—文化 产物的历史。与写就历史不同,文化产物的历史,以不同阶段的文化产物为中 心,是非线性的,是一个允许创造性解读的文化矩阵(matrix)。从石器时代到 青铜时代,除了能以社会的发展来看工具的进化,还可以从力的传递方式在工 具中的演变,反观社会的变革。“艺术史即社会发展史。”(Robert Sluzky) 在广西文化艺术中心的设计中,通过对绣球的解构,我们从壮族艺术连 接社会生活个体与群体的方式中,发展出一套属于八桂文明的城市空间序列。 绣球是一个由延续曲面环绕而成的复杂三维几何体。结合基地特征,我们将绣 球的几何模型进行横向拉伸,作为建筑的空间构架。主体的动线,在构架的基 础上,随着曲面展开。时而开放时而私密的空间序列,沿着景观轴线,定位排 布,在内外相继流动的空间中,完成城市生活与艺术的过渡。 同一需求,因时空不同,理解不同,衍生出不同的文化产物。由需求的 重新定义所带来的变革是跳跃式的,而非渐进的。结绳记事的时代,鸟飞过的 时候,想做些什么,但简朴的工具抑止了欲望。人思索着:那一刻想要的是什 么。也许想画下鸟的样子,记下鸟的声音,或是留住鸟飞过的瞬间,于是虚拟 相机的电子时代诞生了。从绳结到虚拟相机,欲望带来了文化产物的迭代,文 化产物又推动着欲望的表达。建筑功能(program)面对的是人的欲望。新的建 筑,不是新的表皮,而是前所未有的功能模式所带来的,类型学上发生根本性 变化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