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骁骏  BU XIAOJUN 2014.04 - WA 世界建筑  清华学人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39号               FULL SITE©ATELIER ALTER
U1 您认为我国城市大型公共建筑应向什么方 向转变,还是应继续纪念性与形象取向? 因为功能关系相对单纯紧凑,“房间”(house)通常 是表达公共建筑理念最直接的手段(Aldo Rossi: library as the house of the city)。公建作为house of the city要求城市本身凝固成一种人文的特有识别物 (identity),成为对社会文化体现的重要节点,同 时反身参与了塑造的公众文化和文化环境。目前国内 公建项目以大型公建居多,与西方相比,大尺度是国 内建筑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在大尺度下仍能表达建筑 理念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大尺度所面对的各方面 的制约因素(constituency) 很多,要平衡多方利益 的前提下,表达建筑理念极具难度。 机会1.中国公共空间的特殊性 在中西方的文化历史语境下以及社会价值观的对“大 众”本身有不同的定义。西方世界里的大众,是指强 调个体意识(individual based)的大众;而中国社会 的大众,尤其是70、80年代成长的几代人的集体意 识是非常强烈的,而他们恰恰还是社会的主体,所以 说中国是强调集体意识的大众,有着较为统一的价值 观和意识形态。因此公共空间在中国有着不同西方的 含义,所以指向了不同的“公共性”本身,因此公共空 间的形式也不能照搬西方,而是应该从中国的社会现 实出发。比如北京北海公园民众自发的演出,或是依 然兴盛的老年人集体舞、晚间的露天舞会,这些都是 中国特色的社会性集体行为(community activity)。人气旺、高度统一是中国公众社会性表 现,中国公共空间应该更多人的尺度的关注。 然而另一方面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着显著的转变,使 得公建的使用方法也在转变:之前是更计划经济一些 的,更集体行动的,更像苏联的,而现在信息流通发 达后成长的一代人很多是靠近西方的思维模式的。在 这种交界的时期,中国现在的社会结构和政治体系下 的新公建,不应是单纯仿造西方的公建形式,因为题 材本身(subject matter)就不一样;另一方面又不
同于中国以前的模式,在空间的心理属性上应该更 具开放性、更加灵活。 机会2.中国厚重的历史 第一要说的是中国的历史文化作为公建的创作根 源,这个在深度和内容上是远高于西方文明的地 方。而所谓历史在建筑空间的体现,不是某种元素 或某种特定的形制(motif)的重复再现,而是抽象 的历史在当下空间的再创造,是智慧的演绎。 第二是传统工艺在中国建筑中的流失,或是一切工 艺中的流失。放眼望去中国可见的大量建筑在构造 形式基本上要么是以西方思维为主导的,要么就是 传统的但是囿于社会条件制约下的粗制滥造,而没 有从中国传统的建造思维中获取智慧去构造建筑 (tectonic)。 机会3.多维度探讨的可能 目前国内的共建基本只注重表皮、意向,而没有对 建筑本质的功能、流线、结构等的关注。这些都是 值得发掘的潜力,尤其在西方这些都是创新的源 泉。 D5 您能否概括(归纳)一下自己的设计过程 与方法? 在几个主要作品中,我们更倾向于从社会人文甚至 地理条件出发,发掘项目的特殊性,我们非常有兴 趣于发现人文中的智慧,发掘创造新的空间的可能 性。如在曲靖文化中心项目中,是从当地的历史文 脉的理解思考;广西老年大学和活动中心项目中, 我们是从社会结构中特定人群出发,探讨新的类型 的城市空间在建筑中的呈现,以及本土建筑对地貌 回应的智慧的再现;在同安市民中心和福州大学城 文化中心这两个项目中,是从传统的手工艺中的智 慧的深刻体会为起点的。
关于清华的印象 现在出校这么多年回头再看,在清华学到的最独 特的东西对比别的优 秀的学校也许也就不算什么 独特的了,但周围有一群最优秀的学子陪伴了我 最重要的心智成长时期我想是最重要的。当你失 落没有方向的时候总有热心的自信的人过 来帮助 你继续前进,当你骄傲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提醒 你还可以有更好的目标而不停息。他们让人安静 从容不气馁。其实我接触的圈子不大,在校期间 还是遇见了一 些优秀的老师和校友,周榕老师当 时刚从GSD回 来,算是比较激进的,有种醍醐灌 顶的感觉。随后认识了张永和老师的作品,也是 才知道还可以从别的角度思考建筑。我大三的时 候在张轲初创公司实习了几年,现 在想是一生重 要的财富,人如果能够在还没荒废的青年时期受 到一个有精神的人的影响是非常幸运的。这也是 我想留给从我们公司走出的人的东西。
卜骁骏  BU XIAOJUN 2014.04 - WA 世界建筑  清华学人
U1 您认为我国城市大型公共建筑应向什么方向转变,还是应继续纪 念性与形象取向? 因为功能关系相对单纯紧凑,“房间”(house)通常是表达公共建筑理念最直 接的手段(Aldo Rossi: library as the house of the city)。公建作为house of the city要求城市本身凝固成一种人文的特有识别物(identity),成为对社会文化 体现的重要节点,同时反身参与了塑造的公众文化和文化环境。目前国内公建 项目以大型公建居多,与西方相比,大尺度是国内建筑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在 大尺度下仍能表达建筑理念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大尺度所面对的各方面的 制约因素(constituency) 很多,要平衡多方利益的前提下,表达建筑理念极 具难度。 机会1.中国公共空间的特殊性 在中西方的文化历史语境下以及社会价值观的对“大众”本身有不同的定义。西 方世界里的大众,是指强调个体意识(individual based)的大众;而中国社会 的大众,尤其是70、80年代成长的几代人的集体意识是非常强烈的,而他们恰 恰还是社会的主体,所以说中国是强调集体意识的大众,有着较为统一的价值 观和意识形态。因此公共空间在中国有着不同西方的含义,所以指向了不同的 “公共性”本身,因此公共空间的形式也不能照搬西方,而是应该从中国的社会 现实出发。比如北京北海公园民众自发的演出,或是依然兴盛的老年人集体 舞、晚间的露天舞会,这些都是中国特色的社会性集体行为(community activity)。人气旺、高度统一是中国公众社会性表现,中国公共空间应该更多 人的尺度的关注。 然而另一方面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着显著的转变,使得公建的使用方法也在转 变:之前是更计划经济一些的,更集体行动的,更像苏联的,而现在信息流通 发达后成长的一代人很多是靠近西方的思维模式的。在这种交界的时期,中国 现在的社会结构和政治体系下的新公建,不应是单纯仿造西方的公建形式,因 为题材本身(subject matter)就不一样;另一方面又不同于中国以前的模 式,在空间的心理属性上应该更具开放性、更加灵活。 机会2.中国厚重的历史 第一要说的是中国的历史文化作为公建的创作根源,这个在深度和内容上是远 高于西方文明的地方。而所谓历史在建筑空间的体现,不是某种元素或某种特 定的形制(motif)的重复再现,而是抽象的历史在当下空间的再创造,是智慧 的演绎。 第二是传统工艺在中国建筑中的流失,或是一切工艺中的流失。放眼望去中国 可见的大量建筑在构造形式基本上要么是以西方思维为主导的,要么就是传统 的但是囿于社会条件制约下的粗制滥造,而没有从中国传统的建造思维中获取 智慧去构造建筑(tectonic)。 机会3.多维度探讨的可能 目前国内的共建基本只注重表皮、意向,而没有对建筑本质的功能、流线、结 构等的关注。这些都是值得发掘的潜力,尤其在西方这些都是创新的源泉。 D5 您能否概括(归纳)一下自己的设计过程与方法? 在几个主要作品中,我们更倾向于从社会人文甚至地理条件出发,发掘项目的 特殊性,我们非常有兴趣于发现人文中的智慧,发掘创造新的空间的可能性。 如在曲靖文化中心项目中,是从当地的历史文脉的理解思考;广西老年大学和 活动中心项目中,我们是从社会结构中特定人群出发,探讨新的类型的城市空 间在建筑中的呈现,以及本土建筑对地貌回应的智慧的再现;在同安市民中心 和福州大学城文化中心这两个项目中,是从传统的手工艺中的智慧的深刻体会 为起点的。 关于清华的印象 现在出校这么多年回头再看,在清华学到的最独特的东西对比别的优 秀的学 校也许也就不算什么独特的了,但周围有一群最优秀的学子陪伴了我最重要的 心智成长时期我想是最重要的。当你失落没有方向的时候总有热心的自信的人 过 来帮助你继续前进,当你骄傲的时候总有一个声音提醒你还可以有更好的 目标而不停息。他们让人安静从容不气馁。其实我接触的圈子不大,在校期间 还是遇见了一 些优秀的老师和校友,周榕老师当时刚从GSD回 来,算是比较 激进的,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随后认识了张永和老师的作品,也是才知道还 可以从别的角度思考建筑。我大三的时候在张轲初创公司实习了几年,现 在 想是一生重要的财富,人如果能够在还没荒废的青年时期受到一个有精神的人 的影响是非常幸运的。这也是我想留给从我们公司走出的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