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属感 SENSE OF BELONGINGS 2015.01 - 建筑知识a+a 《建筑知识》a+a与建筑师卜骁骏和张继元的对话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039号               FULL SITE©ATELIER ALTER
1、退休人员作为项目的最终使用者,他们真 正参与到建筑设计中了么? 没有,有。这个问题需要从整个比较中国建筑流程特 色的角度讲一下:我们的首先是与广西建筑科学研究 设计院合作投标,按照我们自己的畅想进行的设计并 中标,这个环节是没有任何最终使用者的参与的。中 标后的修改与执行流程,包括室内设计都是与业主紧 密沟通的。尤其是使用功能、材料颜色等,做了很多 轮的修改,并提供了很多的样板。这期间面对的基本 上都是业主的领导层——这个与西方国家民主的设计 流程依然相去较远。 2、你们如何理解归属感,为了让退休人员找 到归属和幸福感,在建筑设计和空间功能布局 上有什么特别的考虑? 我们认为是要从空间上体现出来的,需要有足够的公 共空间让老年人能够休息交流是我们最初的设计的出 发点,而这些空间拥有独特美好的感觉对幸福感与归 属感来说非常重——把这种空间变成城市空间的 house一样灵活的三维的摆布在建筑中的灵感可以从 我们的最初的中标方案中明显的看出来。虽然最后项 目有比较大的修改,尤其是本建筑由于是政府出资, 在建筑面积的审核方面极其严格,没有完美的做到。 但是依然在公共空间方面比较富裕,比如说将当地非 常常见的透空外廊加上遮阳板后变成了气候更宜人的 空间(风、雨、光线、颜色变得柔和舒适),夹在室 内与室外空间之间,我们认为是一个特殊的往好里改 进的动作,这个空间的记忆就是美好的。再比如通往 地下室的游泳馆的之字形坡道,曾经是不被业主看好 甚至想抛弃的空间,在设计中演绎成一个坡地花园, 将原本比较不通风的空间与一至二层的空间连通,加 上玻璃幕墙和建筑本身的遮挡,通风、采光和环境都 变得更加愉悦,最终变成了主要的公共空间。 3、完工的广西老干部活动中心和你们设计之 初的理想建筑一致么? 还是有比较大的出入的。虽然本项目已经不算大了, 在中国建筑师的位置是比较奇怪的,在各种因素的角 力间建筑师在被左右的纯服务方与被依赖的精英之间 不停的摇摆,这种感觉与在美国做建筑师差别比较 大。我们现在就在试图努力做好小或单纯的项目,摆 脱一些不可控的因素。 4、每个区域的地理环境和发展状况不一样,
怎样用现代建筑语言去诠释当地的建筑文化 传统?(作为建筑师,你们怎样看待中国建 筑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我们受的教育已经不会仅仅停留在纯粹的欣赏传统 语言的美感就结束了,我们希望做到的是通过对传 统的阅读,通过自己的发现来解读之,然后用自己 的语言来诠释那些我们认为值得对话的部分。我们 认为这是比较有生命力的做法,是一种自信的与传 统的对话的态度,没有完全的拜倒,有自己的声 音。对于那些所谓的新中式和欧式,现在越来越多 的有自己的主见的建筑师都会有比较正确的判断吧 (基本上是市场左右较多的一类建筑产品)。对于 那些更加激进的态度,我们有时相比较又是比较尊 重文化的,因为我们认为建筑是与历史与艺术对话 的重要的一个环节,是一种重要的文化产物,我们 非常珍惜这种对话的机会。 在具体的操作层面,我们由于对于形式的操作比较 擅长,往往建筑语言是非常鲜明新颖的。我们非常 自信在这个层面上,经常一两个方案下来就比较肯 定了。 5、你们是如何走上建筑设计道路的?你们一 直坚持的创作理念和源泉是什么? 我(卜骁骏)和我的合伙人张继元有各自的道路, 我们在纽约和北京合伙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 张继元是在在库珀联盟建筑学院(Cooper Union)取得 学士学位,在哈佛设计研究院(Havard-GSD MAUD)取得硕士学位的,师从过Raimund Abraham、Peter Eisenmen、Lebbeus Woods、Dore Ashton、Joan Busquets、Peter Rowe等几位现代主 义建筑及艺术的灵魂人物。尤其是学士毕业前后在 Atelier Raimund Abraham的工作经历使她在建筑理 念上深受Raimund先生的震撼与启发,相信建筑与 艺术一样,是社会变革的根本动力。张继元相信建 筑既是工程的,艺术的,也是人文的,极具精神性 的。相对于国内其他建筑师,由于亲身受教于John Hejduk所努力捍卫的艺术自由的世界,张继元从根 本性的层面理解西方文化的价值体系,并以此为基 础以西方的研究思维方法剖析东方的文化现象;她 更愿意本质的从建筑角度认识世界,并以作品呈现 带有她独特视角的世界观。 我是在清华读的本科与研究生,在本科的时候有幸 在张轲的标准营造事务所参与工作,那个时候是标 准营造非常起步的阶段,对我的建筑观念有很大的 激发;研究生有幸师从清华的单军教授,从他那里 学到了很多做研究的好习惯;后来去了哈佛大学研
究生院,师从几个世界顶尖的建筑师,有FOA的 Farshid女士,西班牙的Mansilla + Tuñón两位建 筑师,和德国的Sauerbruch Hutton夫妇,见识了 并交流了许多世界一流的建筑观念,震撼极深, 坚定了我回国做独立工作室的信念;后来在纽约 的SOM事务所的三年多的高强度的国际化、标准 化的工作环境中完成了很多比较大型的国际项目 给我们提供了后来很多项目投标获胜的经验基 础。 我们是在哈佛认识并开始合作的,这些经历汇聚 成今天这样一条道路并融入到我们的作品里。我 们的作品试图接近文化现象里本质的东西——更 多体现在对文化产物的尊重与发掘。这似乎有点 考古的意味,事实上确实如此,我们一直以来都 非常关注艺术和文化,以及他们与我们这样的创 作者之间的互动。这是很有意思的工作。每当我 们找到一个对话的语言都非常兴奋,剩下的事似 乎就是如何在现实中将它们落地。 6、时境建筑最近在做什么?未来有什么样 的规划? 时境建筑最近在做一些小的项目,有一个室内设 计,我们一个建成项目的景观;也做一些国际投 标,毕竟我们是从做大的项目起家的,如一个科 技馆的投标,一个酒店与办公楼的综合体的概念 设计。 对未来的规划没有明确的目标,我们虽然现在被 一些甲方认可了,但毕竟我们还不是非常的市场 化的运作,更多的是个人式的工作形态,项目多 的时候我们可以比较有选择权,项目少的时候我 们可以静下心来实现一些项目。
归属感 SENSE OF BELONGINGS 2015.01 - 建筑知识a+a 《建筑知识》a+a与建筑师卜骁骏和张继元的对话
1、退休人员作为项目的最终使用者,他们真正参与到建筑设计中了么? 没有,有。这个问题需要从整个比较中国建筑流程特色的角度讲一下:我们的 首先是与广西建筑科学研究设计院合作投标,按照我们自己的畅想进行的设计 并中标,这个环节是没有任何最终使用者的参与的。中标后的修改与执行流 程,包括室内设计都是与业主紧密沟通的。尤其是使用功能、材料颜色等,做 了很多轮的修改,并提供了很多的样板。这期间面对的基本上都是业主的领导 层——这个与西方国家民主的设计流程依然相去较远。 2、你们如何理解归属感,为了让退休人员找到归属和幸福感,在建筑设计和 空间功能布局上有什么特别的考虑? 我们认为是要从空间上体现出来的,需要有足够的公共空间让老年人能够休息 交流是我们最初的设计的出发点,而这些空间拥有独特美好的感觉对幸福感与 归属感来说非常重——把这种空间变成城市空间的house一样灵活的三维的摆 布在建筑中的灵感可以从我们的最初的中标方案中明显的看出来。虽然最后项 目有比较大的修改,尤其是本建筑由于是政府出资,在建筑面积的审核方面极 其严格,没有完美的做到。但是依然在公共空间方面比较富裕,比如说将当地 非常常见的透空外廊加上遮阳板后变成了气候更宜人的空间(风、雨、光线、 颜色变得柔和舒适),夹在室内与室外空间之间,我们认为是一个特殊的往好 里改进的动作,这个空间的记忆就是美好的。再比如通往地下室的游泳馆的之 字形坡道,曾经是不被业主看好甚至想抛弃的空间,在设计中演绎成一个坡地 花园,将原本比较不通风的空间与一至二层的空间连通,加上玻璃幕墙和建筑 本身的遮挡,通风、采光和环境都变得更加愉悦,最终变成了主要的公共空 间。 3、完工的广西老干部活动中心和你们设计之初的理想建筑一致么? 还是有比较大的出入的。虽然本项目已经不算大了,在中国建筑师的位置是比 较奇怪的,在各种因素的角力间建筑师在被左右的纯服务方与被依赖的精英之 间不停的摇摆,这种感觉与在美国做建筑师差别比较大。我们现在就在试图努 力做好小或单纯的项目,摆脱一些不可控的因素。 4、每个区域的地理环境和发展状况不一样,怎样用现代建筑语言去诠释当地 的建筑文化传统?(作为建筑师,你们怎样看待中国建筑文化的传承与发 展?) 我们受的教育已经不会仅仅停留在纯粹的欣赏传统语言的美感就结束了,我们 希望做到的是通过对传统的阅读,通过自己的发现来解读之,然后用自己的语 言来诠释那些我们认为值得对话的部分。我们认为这是比较有生命力的做法, 是一种自信的与传统的对话的态度,没有完全的拜倒,有自己的声音。对于那 些所谓的新中式和欧式,现在越来越多的有自己的主见的建筑师都会有比较正 确的判断吧(基本上是市场左右较多的一类建筑产品)。对于那些更加激进的 态度,我们有时相比较又是比较尊重文化的,因为我们认为建筑是与历史与艺 术对话的重要的一个环节,是一种重要的文化产物,我们非常珍惜这种对话的 机会。 在具体的操作层面,我们由于对于形式的操作比较擅长,往往建筑语言是非常 鲜明新颖的。我们非常自信在这个层面上,经常一两个方案下来就比较肯定 了。 5、你们是如何走上建筑设计道路的?你们一直坚持的创作理念和源泉是什 么? 我(卜骁骏)和我的合伙人张继元有各自的道路,我们在纽约和北京合伙创建 了自己的工作室。 张继元是在在库珀联盟建筑学院(Cooper Union)取得学士学位,在哈佛设计研 究院(Havard-GSD MAUD)取得硕士学位的,师从过Raimund Abraham、Peter Eisenmen、Lebbeus Woods、Dore Ashton、Joan Busquets、Peter Rowe等几位现代主义建筑及艺术的灵魂人物。尤其是学士毕 业前后在Atelier Raimund Abraham的工作经历使她在建筑理念上深受Raimund 先生的震撼与启发,相信建筑与艺术一样,是社会变革的根本动力。张继元相 信建筑既是工程的,艺术的,也是人文的,极具精神性的。相对于国内其他建 筑师,由于亲身受教于John Hejduk所努力捍卫的艺术自由的世界,张继元从 根本性的层面理解西方文化的价值体系,并以此为基础以西方的研究思维方法 剖析东方的文化现象;她更愿意本质的从建筑角度认识世界,并以作品呈现带 有她独特视角的世界观。 我是在清华读的本科与研究生,在本科的时候有幸在张轲的标准营造事务所参 与工作,那个时候是标准营造非常起步的阶段,对我的建筑观念有很大的激 发;研究生有幸师从清华的单军教授,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做研究的好习惯; 后来去了哈佛大学研究生院,师从几个世界顶尖的建筑师,有FOA的Farshid女 士,西班牙的Mansilla + Tuñón两位建筑师,和德国的Sauerbruch Hutton夫 妇,见识了并交流了许多世界一流的建筑观念,震撼极深,坚定了我回国做独 立工作室的信念;后来在纽约的SOM事务所的三年多的高强度的国际化、标准 化的工作环境中完成了很多比较大型的国际项目给我们提供了后来很多项目投 标获胜的经验基础。 我们是在哈佛认识并开始合作的,这些经历汇聚成今天这样一条道路并融入到 我们的作品里。我们的作品试图接近文化现象里本质的东西——更多体现在对 文化产物的尊重与发掘。这似乎有点考古的意味,事实上确实如此,我们一直 以来都非常关注艺术和文化,以及他们与我们这样的创作者之间的互动。这是 很有意思的工作。每当我们找到一个对话的语言都非常兴奋,剩下的事似乎就 是如何在现实中将它们落地。 6、时境建筑最近在做什么?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 时境建筑最近在做一些小的项目,有一个室内设计,我们一个建成项目的景 观;也做一些国际投标,毕竟我们是从做大的项目起家的,如一个科技馆的投 标,一个酒店与办公楼的综合体的概念设计。 对未来的规划没有明确的目标,我们虽然现在被一些甲方认可了,但毕竟我们 还不是非常的市场化的运作,更多的是个人式的工作形态,项目多的时候我们 可以比较有选择权,项目少的时候我们可以静下心来实现一些项目。